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曾经的传奇

“好。”

“里面居住的便是我先前所说的前辈,平日都是他一个人长年累月镇守圣州,最多就是其他人用神念分身来跟他聊聊天。”阮穆话语中满是敬佩。

“前辈还真是耐得住寂寞啊!”南宫凡由衷的感叹道。

如果让他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待如此之久,他怕是早就疯了。当然,在他疯之前,估计早就造反了。

就是察觉到自己绝不可能做不到如此,南宫凡对还未见到的前辈那是发自内心的钦佩。

“进去吧,你们想要神念分身固化,还得需要前辈的帮助。”

......

争斗楼阁处在一片朦胧之间,没有达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,可也仅仅只能看到自己身周的一亩三分地。

进入其中的南宫凡和陈菲菲,连在前带路的阮穆都看不清晰了,只能模糊看到彼此的身影。

楼阁内,香味愈发浓郁,就连体内流转的灵力都在其间变得活跃了起来。

“这檀香有让人心中宁静的效果。”南宫凡轻声开口。

“嗯,我也察觉到了。”陈菲菲一天来都没缓释的心绪,在香味下重归平静。

南宫凡嘴中啧啧感叹,这檀香,略微有些像是他幼年时在师尊楼宇间所嗅到的芬芳,味不是,神似。www.qhdpo.com 樱桃小说网

当初也是有着与这神似的檀香,南宫凡幼年时哪怕有些许顽皮,才会聆听教诲时十分认真,直到如今对有些话语也难以忘却。

这熟悉的味道...南宫凡突兀有些想师尊了,也不知他额头上的白发变多没有?

俩人并肩缓缓前行,他们突兀看到了一簇灯火。

灯火旁有盘坐,枯瘦的身躯在光明中却给人异常高大的错觉。

“孩子,你们来了。”

艰涩的声音,似乎此人已经很久没有开口过。好在俩人还是能听清其要所表达的意思。

“晚辈南宫凡(陈菲菲),见过前辈。”俩个年轻人弯腰恭敬行礼。

“不必如此,吾只是一介被世人遗忘的老翁罢了。”

“可老爷子的精神在我们这里永恒存在。”南宫凡见识过不知多少老前辈,并不如陈菲菲那般不知所措。

当然,这也是老爷子浑身上下气势收敛到极致的缘故。若其气息外露,哪怕南宫凡再胆大包天,可巨大的差距摆在这里,也会让他身体难以承受。

不得不说老爷子这不知多长,时间的静坐并非毫无效果,至少对自身气息的控制达到了入微的地步。

“精神?老朽又有何精神?不过是曾经做了错事,如今在赎罪罢了。”老爷子幽幽开口。

南宫凡面色一滞,老爷子这番话下来,让他彻底不知该如何接话了。

不过,他心里却有些好奇。这老爷子曾经到底犯了什么错误?竟需要长达至少千万年的时间孤独静坐来弥补?

当然,他并不会蠢到问出口,要问也得去问阮穆来满足好奇心。

“不必紧张,老朽很少言语,已经忘记了该如何与人交流了。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...”老爷子一脸的平淡。

似乎已经达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。

“好。”在这样的氛围下,南宫凡只感觉到浑身不自在,也巴不得早点结束这并不美妙的旅程。

“牵引一缕心神到老朽旁边来。”老爷子瞳孔闪烁精光。

南宫凡和陈菲菲立刻造做。如果是他人如此要求。他们俩自然不会听令。毕竟世间术法万千,其中有不少都能在神魂上做手脚,他们俩的修为还没到神念与神魂分离的程度,若是神念被人把持,说不定就会身不由己。

不过此际有阮穆背书,加上其强大的修为,若其真要歹念,只需强行硬来俩人全力顽抗也不见得有什么效果。自然就没那么多担心了。

灯火忽明忽暗,奇异的力量在闪烁。

此时,南宫凡才发现,这照亮楼阁的灯器竟是一件品阶不凡的宝器,不可揣度,想来至少也达到了天神器的程度。

最重要的是,从那神异的波动能够看出,这是一件作用于神魂的宝器!实在是太罕见了,只论价值,怕是要在同阶攻击宝器几十倍之上。

突兀,南宫凡感觉到神魂一痛。那是神魂被硬生生撕裂的感觉。

好在,这份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,加上南宫凡曾有真正分离神魂的经验,这与之相比还是差上不少,仅仅蹙起眉头便感觉到恢复了正常。

倒是陈菲菲第一次承受这等发自神魂的痛楚,下意识的痛呼了起来,哪怕就一瞬间的事情也半天无法回神。

“小子不错。”老翁称赞了一声。

南宫凡不由苦涩一笑,习惯才是最大的毒药。如果有朝一日能有幸得到《魂光分化诀》第二卷,他觉得自己多半会又对自己动刀。

“看好了...”老朽双手掐诀,灯器绽放的光彩在其间愈发神异。

在南宫凡的眸子下,那灯火之间浮现了两道人影。他能清晰的感应到,其中之一便是自己供给出的那缕神念,其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,就好像身体里的一部分。

灯火愈发明亮,神异的力量随之愈发浓郁,两道雾蒙蒙的身影在其间愈发厚实了起来,渐渐有了轮廓。

南宫凡不由啧啧感叹,这有些像是凭空创造出生命,这演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若非他不为伤痛所动,估计就会错过这过程。

当然,如今的南宫凡只是单纯的看个热闹,很难从中真正的收获什么,这些不是他所能触及的力量。

转眼,俩个在灯火中的人影越发与俩个年轻人的真实面貌相符合。至少南宫凡看左手边的这道人影,就有种照镜子的感觉,唯一尴尬的是此时浑身赤裸,不仅仅是他的分身,陈菲菲的也是如此。

这让南宫凡脸庞不由微微一红,虽说陈菲菲确实长得十分漂亮,毕竟天赋摆在那里,除了少数特殊体质,天赋高的人都是集天地灵气于一身。所以到了一定境界那都是俊男靓女,只能说体型不一定罢了。毕竟所修功法对身体也有一定影响。

但南宫凡对陈菲菲还真没有特别的想法,至少现在是如此,他只是将其当作一个还算谈得来的姐姐。

南宫凡移开了目光,嘴中同时念叨着“非礼勿视。”

不过,余光却又忍不住往那边瞟。他不得不转过身子。

“想看就看,有什么害羞的。”老翁轻轻开口,似乎看不惯南宫凡那扭扭捏捏的样子。

“咳咳。”南宫凡无奈的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。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老头一个人待了太久,估计已经没有性别的概念。

不过他还是得稍微注意几分。毕竟,从看自己的分身便能察觉一二,分身与本体可谓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时间在这时候流转得缓慢了起来。

南宫凡耳边陈菲菲吃痛下意识发出来的声音越来越轻,看来她已经缓释过来,随时都会清醒。

在声音下,南宫凡脸色不由更红了。

“好了,转过来吧。”老朽的声音响起。

南宫凡小心翼翼的转身。

两道人影紧闭眸子站立在灯火丛中,身际都有诡异的力量悬浮着,将身体遮挡。

“试试,能不能操纵...”

老人家的声音刚刚落下,南宫凡便迫不及待的用心神牵引那宛若自己身体一部分的分身。

“唰。”神念分身睁开了眸子,心念一动,身际便浮现一层简单的衣物。

四目相对,两者都变得古怪了起来。

自己看自己,那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。

“整个圣州小世界都被奇异阵法所笼罩,在这里神念分身就是神灵,很难遇到风险,一念之下也能穿梭到各地。”老人家悠悠开口。

“有意思。”南宫凡果然察觉到自己的神念分身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,可一念之下便能笼罩这方小世界,还可以轻易借用阵法的力量穿梭其中。

“当然,这是道器的内部世界,规则都由大人亲自写下。日后除非必要,自己本体就不要再来此处了。”老人家说着,身前悬浮的灯器渐渐黯淡了起来。

显然他的施法已经结束,该做的做完,这是在赶人走了。

“真是神奇!”陈菲菲总算是清醒了过来,牵引着自己的分身,同样一念之下便穿上了衣物。

不过,比起南宫凡那随意的一层薄衣,陈菲菲所凝滞的衣物要好看不少。

她像是个得到心仪玩具的小孩,对神念分身的种种玩得不亦乐乎。看样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身旁的家伙给看光了,哪怕只是一眼。

“前辈,那我们俩先行告退了?”南宫凡拉了拉玩性大起的陈菲菲,恭敬行礼。

“走吧,走吧。”老人家已经闭上的双眼根本没有睁开的意思,甩了甩手。

南宫凡与陈菲菲鞠躬行礼之后并肩往来路走去,俩人身后各自跟着独属于自己的神念分身。

分身能够牵引阵法随意行走在这方小世界上。他们俩的本体可做不到如此。

俩人渐行渐远,淹没在灰暗的环境中不见了踪影。

这一刹那,似乎有一道叹息声在虚无间响起。

盘膝的老者睁开了双眼,精光闪烁,锁定在阴暗处的角落,“新晋战祖阮穆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叹息什么?”老人家冷漠问道。

“可惜了,曾经的传奇。”声音远去,不见踪影。

推荐阅读:

闭眼,然后成为最强冒险者 综武:少年游侠相夷太剑 从灭族日向开始当叛忍 综英美提瓦特学院建设中 摆烂两年半,我大秦第一老六的身份瞒不住了 替嫁后成为星际唯一人形强化剂 带着宿舍去原始 夺娶 人在航海,我的妹妹是罗宾! 儿时的回忆 携手汉语字典闯荡修仙界 穿越成反派的我 程骁秦葭谢逅吕士春秋 我行走在深渊世界 葛曼青她不能死[无限] 联盟:懂不懂什么叫天才中单啊! 男主沙雕,但超A 原来就我会修仙啊 重生秋回田园 [阴阳师]恶之花 猫想报仇真难 娱乐开局给当红花旦这甜宠文 如果今生没有遇见TA 长情告白 你别招惹我 我在后宫练习心眼子 斗罗:重生雪崩,开局弄哭皇兄 美人棺 女渣A进化论[万人迷向] 快穿大佬她退休后只想种田 离婚了,但前夫变得诡计多端 替姐嫁屠户,农门娇女她杀疯了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