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二百四十八章 人祖,你败了!

这条时间长河的支流,是纪梵心开辟出来。但,在罗祖云山界毁灭的位置,支流就已经被时空人祖打得崩塌。

天魔的始祖神源造成的时空乱流带,与此处相比,还在更远的未来。

此刻张若尘和时空人祖已经穿过罗祖云山界毁灭的位置。

继续向过去的时间之路,是张若尘一边斗法,一边开辟出来。

剑界星域的空间和时间,被祭祀劫光毁掉,张若尘要回到过去,就等于是在空无一物的虚空,修建一条路。

一条只开辟在时间维度的窄道!

自从炼化照神莲后,张若尘就再也没有收到纪梵心的传音,因此,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。自然不能寄希望,她继续帮自己开辟时间长河道路。

好在,这一次张若尘不用背负整个剑界星域,用不上时间长河,只需要开辟出一条时间维度的路就行。

因为他是去改写过去,不是去逆转过去。

因为,他走的是一条有去无回的路,这样路,自然可以走得更加轻松,走得更加洒脱。

“轰隆隆!”

张若尘和时空人祖在时间维度的斗法,越来越接近劫天自爆始祖神源的时刻。

大约到达劫天自爆神源后一刻钟的时间节点,时空人祖突然一指挥出,主动撕裂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的界线。

一道长达数千里的裂缝打开!

“轰!”www.qthhu.com 青梅小说网

始祖神源自爆的毁灭风暴和刺目祭祀劫光,从数千里长的裂痕中涌出,进入时间维度。

裂缝的另一头,正是此刻剑界星域的真实景象,充满毁灭能量。

这很危险,时空人祖很可能自己也被祭祀劫光重创。

但,这已经是时空人祖的最后手段,哪怕与张若尘拼得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。

若让张若尘穿越这一时间节点,到达劫天自爆神源前,多年布局,说不准真要功亏一篑。

“帝尘,哪怕你有一去不回的气势,但想要改写过去,依旧难如登天。我在更远的过去等你!”

撕开时空界限的那一瞬间,时空人祖后退一步,退入七十二层塔第一层塔的塔门。

随即,七十二层塔的下方,出现一条始祖规则凝聚成的时间窄道,延伸向更远的过去。

时空人祖要提前赶往过去布局,不给张若尘改写过去的机会。

……

无论是始祖神源自爆的毁灭能量,还是祭祀劫光,都能重创张若尘和人祖这一级数的强者。因此,张若尘也不敢硬抗,立即闪身退至九鼎后方。

张若尘很清楚人祖的意图,肯定是想先一步回到过去,通知那个时代的人祖。

那个时代的人祖提前有了准备,凭借身在当代的优势,张若尘将不可能有机会,摧毁主祭坛。甚至有可能,死在过去。

说到底,张若尘要改写过去,就必须进入过去的那个世界,要承受那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压制。一旦动手,还要承受时间反噬和天地因果的反噬。

时间逆流的意义就在于此。

若张若尘是驾驭罗祖云山界或者命运神殿逆流而上,就等于处在时间支流上开辟出来的当下时间,到达劫天自爆神源前的时刻,是不会遭受天地规则的压制。

哪怕动手,也不会遭受太强的时间反噬和天地因果反噬,根本不用畏惧那个时代的人祖,足可与之匹敌。

张若尘以九鼎定住裂开的时空界限,使之修复,没有犹豫,继续前行。

没走多久,前方再也无法开辟出时间维度的路。

时间……

被时空人祖提前斩断了!

时空人祖不会允许,张若尘到达劫天自爆始祖神源之前。

这种斩断,就像当初冥祖斩断全宇宙的时间长河将大尊困死在过去一般,是付出不小的代价,彻彻底底磨灭了那个时刻的一切时间规则。

时空人祖做这一切,要容易得多。

因为他借用了劫天自爆始祖神源的毁灭能量,以及天道本源之力。

张若尘已经感受到天道本源的力量,抬起头,只见黑暗和虚无之中,七十二层塔缓缓的升起。

塔身,不仅被七十二种规则笼罩,更流动天道本源之力,爆发出来的威能远胜先前。

“你还要继续向前吗?”

时空人祖的声音,在塔内响起。

张若尘道:“我高估你了,我以为,你会将时间长河斩断于劫天自爆神源之前的某个节点。如此,那个时代的时空人祖,就能出手杀我。”

“在此处斩断时间,祭祀劫光和始祖神源自爆的能量处于峰值,就算这个时代的时空人祖来了,我也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,拉你们同归于尽。”

“可见,你的章法真的乱了!你太在意剑界那座主祭坛,太在意这场末日祭祀,所以你不敢承受任何风险。”

“这就是你犯错的根本原因!”

张若尘说得掷地有声,要让时空人祖陷入自我怀疑,让其心境进一步紊乱。

七十二层塔中,时空人祖道:“你真有能力同时拉未来我和现在我同归于尽?有天道本源之力相助,你做不到。”

“其次,你不会这么做!”

“因为这么做了,末日祭祀将不可阻止,全宇宙都会被祭祀掉。”

“你说,老夫在意末日祭祀,你何尝不在意呢?这一弱点,我们同时拥有。”

张若尘能够感应到,藏在七十二层塔中的,是一直与自己战斗的未来时空人祖。而现在时空人祖,位于神界,正注视时间维度,不敢轻易真身降临。

一个藏身七十二层塔,一个远在神界,的确很棘手。

前往神界?

张若尘轻轻摇头,不认为来自未来的自己,能够在神界击败时空人祖的现在身。

时空人祖的现在身,声音从神界传来:“帝尘,你可以退回去的,从你的那个时代攻打神界,或许还有机会。”

张若尘暗暗思考,时空人祖的未来身和现在身是不是不能出现在同一时空?

这才是时空人祖现在身没有降临的根本原因?

按理说,天地规则绝不会允许这种违背秩序的事发生。

说到底,天始己终的境界,并没有完全超脱到天地规则之上,依旧还被约束,所以需要发动小量劫才能长生,大量劫依旧有可能会杀死他们。

张若尘道:“不急,我想再等等。”

七十二层塔中,时空人祖道:“你在等命溪逆涌,岁月回流?你觉得,就凭命运神殿的那些修士,能够走过两处时空乱流带?”

“为什么不能期待呢?”

张若尘反问:“从一开始,我们没有任何胜算,打的是一场必死的战争。到现在,逼得你这位布局亿万载的长生不死者只敢躲在七十二层塔中,逼得你斩断时间长河,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众生之力的强大?”

“若今日你败了,一定不是败给我张若尘,而是败给了天下人!”

时空人祖的声音响起:“我明白了,你是在等未来的变数。你认为,万界万族大军,能够攻破天始无终神山释放天道本源……咦!”

时空人祖洞悉了什么,有些惊讶。

张若尘耳边响起隐隐约约的水流声,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洪亮。

回头望去。

只见,命溪上战旗猎猎,战鼓震耳。

命运神殿的一众修士,推动岁月洪流滚滚而来。

“大帝,我们来接你了!”

“帝尘,要战我们一起战!”

“师兄,要死一起死,要回一起回。”

……

时间长河在重塑。

剑界星域毁灭了的空间、物质、规则、修士,在不断逆转诞生。

最前方,命运神殿的上方,悬浮有一轮血月。

血月中,垂落下九光十色的始祖神气,悬挂有一条宽阔的混沌河流,无数何罗鱼沿混沌河流俯冲下来。

九光十色的始祖神气,呈现三十三重天宇的虚景,一层叠着一层。

而命溪下方的时间长河,是宇宙中所有修士的神武印记汇聚而成,铸成坚不可摧的河道。

“汪汪!”

金猊老祖与最早逃离的那批剑界神灵,是最先从逆转了的时间中“活”过来,继而,齐齐冲入时间长河,与命运神殿大军同行。

犬吠声很洪亮,金猊老祖兴奋至极。

因为,他感应到了不动明王大尊的力量。

是不动明王大尊,借助那轮血月,将自己的力量从过去送到了这个时代。

“哗!哗!哗……”

又有接连不断的剑界修士在时间逆流中“活”过来,其中包括蚩刑天和八翼夜叉龙。他们进入时间长河,承载整个剑界星域,推动岁月洪流前进。

“谁能想到,时间能够逆流?我蚩刑天又活过来了!”蚩刑天狂笑。

“刺啦!”

又有时空界限被撕开,寒雪和九天玄女率先飞入命溪。

她们身后。

“父亲,传宗在此!”

“父亲,羽烟不怕死的。”

“师尊,这一次,你不能再让我们逃了,既然都是死,为何不让我们战死?”

……

“活”过来的孔兰攸、凌飞羽、青箐、敖玲珑、张传宗、张羽烟……上百位剑界神灵,以及藏身他们神境世界的无数剑界修士,进入时间维度,一起推动时间长河逆流。

修士越来越多,时间逆流越来越强劲。

势不可挡!

祭祀劫光在急速倒退。

毁灭了的星空,在不断重现。

灰飞烟灭的剑界修士,接连不断“活”过来,受张若尘的召唤,源源不断进入时间长河。

“唰!唰!唰!唰!唰!”

明帝、血后、般若、木灵希、张星辰,相继进入时间长河。

因为时间是逆流,他们只能大概推算到发生了什么事。无所谓了,只要帝尘在那里,只要是帝尘的召唤,自然义无反顾。

哪怕要死,一家人葬在一起,也是幸福的事。

渐渐的。

祭祀劫光退至剑界星域的核心地带。

星域中的大世界、生命星球开始重塑,其上的万族生灵,花鸟鱼虫,纷纷“活”过来,变得生机勃勃。

祭祀劫光退到无定神海,退到昆仑界,退到归墟,退到剑界……

越来越近。

当命运神殿和命溪,到达张若尘身后的时候,最早死在祭祀劫光下的池瑶、葬金白虎、怒天神尊、灵燕子、吞云魔藤相继“活”过来,进入时间维度,重新站到张若尘身后。

他们只是回望了一眼逆流的时间长河,就瞬间明白所有。

“这一战……很艰难吧?”

池瑶关切而又心疼的看着张若尘。

“是啊,有太多太多的人战死,太艰难了!”张若尘语气极其沉痛。

剑界星域的诸神,并不知道未来战场惨烈到了何等地步,但,看被血水染红的命溪就能窥得一斑。

“接下来,便轮到我剑界星域的修士了!”

“迎战长生不死者!”

众神一起高呼,战意沸腾,声可震天。

唯有灵燕子沉默不语,目光泪盈盈的,看着上空的三十三重天宇虚影:“他应该是凭借何罗鱼,将力量送来了这个时代。”

张若尘摇头:“不,何罗鱼的寿命只有一天,而大尊所在的过去,却在数十万年前。”

灵燕子微微失神,随即失态又失语:“你是说……你是说他……他……”

“没错,只有一个解释。大尊已经闯过冥祖斩断的时间长河,若我猜得不错,他就在对面,在人祖斩断的时间长河对面。”

张若尘单手背负于身后,目光中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和凌厉帝威,看着七十二层塔:“人祖,你败了!”

“哗!”

张若尘携带九鼎,消失在原地,直接撞击向上空的血月,将血月水幕撞得凹陷下去。

在水幕后方,他看到了站在主祭坛下的劫天。

张若尘无法穿过水幕,被神界降落下来的天道本源光幕死死压制,隔绝在外。

但他的手掌,却隔着光幕,使光幕扭曲,抓住劫天头颅。

这一层光幕,代表他和劫天相隔了一个刹那的时间。

劫天能够感应到一个刹那后的张若尘,像是能够隔着光幕看到他,大叫道:“疼,疼得很……轻点……”

这就像明明看不到一个人,却知道是他。

张若尘很清楚,有天道本源之力的隔绝,自己过不去。

也无法寄希望于那边的不动明王大尊,因为,此刻的不动明王大尊一定去了神界,在牵制时空人祖的现在身。

机会只有这一刹那。

七十二层塔已经飞来。

“不疼,很快……很快的……”

张若尘的手是那么的稳,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,将劫天的神源缓缓摘出。

“我感应到了大尊……大尊他的气息啊,他……他回来了,张家,张家真的是宇宙第一家族了……”

劫天眉心一个血窟窿,喉咙咯咯的笑,声音越来越低,继而,软绵绵的倒在主祭坛下。

张若尘直接将挖出来的神源,隔着光幕,打向神界。

无法带过来,那就交给大尊去摧毁。

紧接着,猛然转身,一掌拍向飞来的七十二层塔,他脏腑尽碎,嘴角鲜血直流,语腔悲恨的吼道:“这就是你要的结果,你要的结果……要战是吧,我奉陪到底!所有人听令,时间长河回归正轨,时间的浪潮涌向未来吧,我们去未来分尸人祖!”

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九鼎与五十四团道光一起,撞击向七十二层塔,将其撞向了未来。

……

最后一战,基本上结束了,也恭喜高三的同学圆满完成高考。

答应大家的,完本前直播一场,现在是凌晨,就定今天吧,也就是九号晚上八点直播。

有兴趣的读者,可以晚上八点来和小鱼,和书友们聊聊完本前的一些想法。抖音搜索“飞天鱼”就行,账号是feitianyu877。

推荐阅读:

(快穿)炮灰的人生 神豪:开局高考,走向人生巅峰我爱吃番茄, 国运:开局固若金汤,我无敌了 好评返仙 雾看三国 乙女修罗场:反派万人迷拒绝撩人 叶青赵元良 荣光之剑 绝世弃婿 鉴宝:极品校花求我做贴身鉴宝师 遮天之万神之尊 斗罗:唐三成蓝毛妹子,赖上了我 镇邪 快穿:我在虐文里面当土豪 穿成天生万人迷怎么办 慕白东北大橘猫 快穿之她是男主白月光姜南衣商时故 地球舰娘在异界 戏鬼 镇龙棺,阎王命 坏了,我真成勇者了 周意程瑾 星空最强者 云苏君长渊 帝君盛宠:百变小毒后 白骨无极 陆太太,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晚行 机甲铁羽时空 后宫假太监,陛下你也不想让太子妃出事吧 系统提前一年,你管这叫末日? 震世龙婿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